小鸡炖蘑菇

咳咳这是我吧友给的脑洞凑合看吧

同人文

脑洞大了些……诶嘿嘿嘿嘿……
“三叔!”吴邪挽着小哥的手,走过来。“大侄子有什么事吗?”吴邪走过来,凑到三叔耳边,“三叔,那句话你和潘子还没说出口啊?”
吴三省脸色一变:“大侄子你说什么呢!”“得了吧三叔,别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一点,您可别想瞒我。”“……”吴三省一脸别扭的转过头。“你以为我像你和那小哥呢?”“嘿嘿……三叔~”
“三爷,冰棍儿买回来了。”潘子转头,“诶,小三爷也在啊!”递给大家一人一根冰棍儿,只有小哥没要,非要和吴邪吃一根。
吴邪此刻就站在吴三省和潘子中间,突然灵光一闪,闪出一个坏坏的想法……
“这冰棍儿特地买的是我小(三)叔最喜欢的口味吧?嗯?小叔父!”“呃?”潘子一脸错愕,一脸茫然,一脸……纯天然(…)。吴三省登时脸就绿了。
“要我说啊,你们俩谁也别矜持了。就你们两个的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这种感情,我最熟悉了……是吧小哥!”
话毕,只见小哥默默点了下头。吴邪拉起自家三叔的手,又拉起潘子的手,叠握到一起,“潘子,我现在正式宣布,我,吴邪,把我的三叔吴三省,嫁给你!你愿意……”“等会儿!大侄子你搞什……”“愿意!”话说了一半就被潘子打断了,吴三省老脸一红。“你愿意(证婚词)吗?”“愿意。”“潘子!”“三叔,你就从了吧!你看我小~叔~父~都……”特地强调了“小叔父”三个字。“我是说……不要抢答啊!不是应该一起说吗……”声音越来越小。“嘿你看三叔脸红了是不是啊小~叔~父~”“小三爷你还是叫我潘子吧,这一声声的,我可受不起。”“好好好,潘子就潘子。那小哥、二叔、环叔 ……(cp向,都有谁你们随便想。)咱们一起祝福这对新人百年好合怎么样啊!”
吴家全体:三儿你开心就好

祭文啥的,ooc勿喷


祭文(吴邪视角)
十年后。
我和胖子从铜门后接回了闷油瓶,居住在了雨村。
十年了啊。
小哥回来了,但有的人却永远回不来了。
转眼清明了啊。
我和胖子,小哥一起去了潘子的衣冠冢前。
“大潘啊,十年了,那小哥都和天真回来了,你怎么回不来了呢?”胖子插上一柱香,抚上墓碑。
“是啊,小哥都回来了,你……唉……”我想说什么,却觉的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话到嘴边,化作一声长叹。
“……”闷油瓶一如既往的不爱说话。是因为失忆的原因吧,太久的事情,记不清了。
看着潘子的遗像,看着那张久违的笑脸,不由得一阵心酸。
“天真,走了,天黑了。”胖子拍拍我。“你和小哥先回去吧,我想多待会儿。”我勉强挤出一个笑。“……那行吧,我们先回去了。早点回来啊。”
潘子命不该绝。当时,那胖子一个白鹤亮翅就带着小哥出去了。而我呢?我可是踩着一个人的命才走了出去!要不是自己当时太弱小,太差劲儿,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因为自己丧命了……
不知不觉哭了出来。很久没有哭过了。潘子……我想你了……我伏在墓碑上,小声哭了起来,努力压制着。“小三爷?”是潘子?一只手拍拍我的背,“坚强点。”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这……
抬头一看,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潘子?”
潘子点点头,道:“是我。”“你怎么……”我不敢问,生怕问了,潘子就会消失掉。
“我死了。还有这一晚,我就要去投胎了。小三爷,你可要保重啊。”他拍拍我的肩膀,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趴在他肩上哭了起来。这个结局,到底tnd算什么啊?潘子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就这样静静的陪着我。
“潘子……”“小三爷,我在呢。”“你过得好吗?”“嗯,还行吧。对了,阿宁早就去投胎了,说来世如果能当一个普通姑娘就蛮好的;云彩前些日子也去了,让我带话说胖老板是个好人,不必一直等她了。还有……”“潘子,我们吴家,对不起你。”突然,我打断了他的话。
潘子明显愣了一下,笑道:“小三爷说什么呢?三爷有恩于我,我的命就是他的,当然要好好回报他才对。小三爷,来世,最好我还能遇上三爷,因为我舍不得他啊……小三爷,你不必自责了。”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三爷还活着呢,以他,一定过的不差,小三爷不必担心了。”“那,解连环?”“应该还在吧,我在下面没有看见他们任何一个人。”
我点点头,“也好,也好……”
我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还能看见潘子。
“小三爷,我的时间不多了,以后啊,再也不能看着你了。你和那胖子,小哥儿,可要好好过啊。小三爷!”
我一抬头,看见他站起来,对我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突然有点慌:“潘子,你别走啊!”“小三爷,我的时间不多了,潘子我不能再陪着你了,对不住喽!好好过啊,小三爷!”潘子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透明起来。“潘子……”我泣不成声,又听他唱起了那首红高粱……
“小三爷,好好过。”他最后说了这一句话,就消失不见了。
我念起了往生咒。
潘子,一路走好。
                                     END

各种段子

小段子(有几个是转的,作者:冰冷的福尔马林(百度贴吧))

“你失忆不要紧,反正我会不离不弃。”吴邪一脸真诚地对张起灵说。
“你长的丑不要紧,反正我瞎。”黑眼镜一脸真诚地对解雨臣说。
“你长的没我高不要紧,反正我可以弯腰。”吴三省一脸真诚的对潘子说。
“你等的着急不要紧,反正我可以挖新坑。”三叔一脸真诚地对稻米说。
“……”

吴三省在盘口里看账目到很晚,期间潘子一直在旁边帮他端~茶~倒~水~,送水果。
“三爷,苹果洗好了。”吴三省接过苹果,直接吃了起来。
“三爷,要吃梨吗?”吴三省接过来,直接咬了一口。
“三爷,橘子给你。”
“……”
“我帮你剥吧……”

问:
王胖子如果从17楼掉下来会变成什么?
答:
胖子:“胖爷我神膘护体,拍拍裤子就走啥事没有。”
吴邪:“胖粽子。”
闷油瓶:“肉饼。”
黑眼镜:“肉酱。”
小花:“饺子馅。”
潘子:“死胖子。”
恭喜潘先生您答对了~

问:
有一天王胖子在路上pia~pia~的走
吧唧!掉进了下水井里,旁边有只黑猫,猫对他说了什么?
答:
胖子:“为毛倒霉的总是胖爷我?”
潘子:“活该!”
小花:“猫会说话么?”
黑眼镜:“为毛是黑猫?”
吴邪:“他会卡在井口的。”
闷油瓶:“喵……”
恭喜闷油瓶先生,您答对了~

“三爷。”“嗯?”“为什么救我?”“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我现在的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康复,治疗还要花很多钱,废人一个,以后再也不能帮您办事了。我这个样子……”苦笑,“您养着吗?”“我吴三省想做的事,谁也别想拦!我养着就我养着,时间长就时间长,大侄子都能许那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的小哥十年,你我还等不起吗?”

胖子和大家喝酒喝h了,开始唱起歌。飙到高音时,潘子鼓鼓掌:“不错。”
胖子很谦虚的摆摆手:“不好听不好听。”潘子一拳头打在他脸上:“知道不好听你TM还唱!不怕大晚上再把狼招来!”

黑瞎子发表动态:怎么办怎么办!花爷的小粉红被我一不小心坐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众人神回复――
邪:花爷会让你跪榴莲吧……
胖子:准备好护膝、止痛药。
小哥:好自为之。
潘子:欢迎来这陪我!

奈何桥头,三生石上。
“喝汤咯……喝完了,忘了前世好上路咯……小伙子?”孟婆端着汤,对着眼前的男人。
“……这可有一个叫吴三省的人过去?”“……没有啊。”“那……解连环呢?”“也没有啊。”“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啊,我想再等等他。”男人笑笑。
“为什么?”
“因为我下一世,还想做他的伙计啊。”
“唉……”孟婆转过去,“已经三碗了,还是忘不掉吗?执念太深,罪过,罪过哟……”

段子~
“死胖子!你他娘的怎么把我的衣服弄成这个德行!”潘子指着一身泥点的新衣服怒吼。这可是三爷刚刚帮自己置办的行头啊,三爷啊!……“行行行,给你洗就好了嘛……”
过了一会……
“我艹!死胖子你对我的衣服做了什么!”看见军绿色的外套黑色的背心崭新的裤子被洗成了白色,潘子心里奔过一万只草泥马……
“大潘啊,胖爷我看实在是洗不出来了,就用了增白皂,还是不行,于是用了点84,你懂的……”“我懂!我懂行了吧!”
十分钟后,胖子身上的荷包瘪了,脸却肿了……

邪:“胖子啊,你是不是要去九龙山(精神病院)修行啊?你太有当精神病的潜力了。”
花:“不对,精神病能治,神经病才治不了呢。”
潘:“小三爷,九龙山估摸着都不收他(扬下巴对胖子),他这样的,只能去动物园。”
胖:“……”

吴三爷买了两个一样的杯子,一个浇花,一个喝水。某天他睡眠不足,准备了一杯牛奶给自己。于是,这次看完了账本之后――
三:潘子,把那个白色杯子给我,装了牛奶的。
(潘子起身去拿杯子了。吴三省端起杯子……)
三:潘子。
潘:哎?
三:你拿的是我浇花用的淘米水吧……

“干,干什么!”“你受伤了,伤口位置不方便背或扶,只能这样了。”吴三省一脸正经。“那也不行!放我下来啊……”可惜伤的太重,抗议无效,并且吴三省一脸不理解。
一众伙计内心:三爷我们懂!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接受被公主抱的何况是潘爷这种正常男人啊……话说公主抱啊。。。。。。

“潘子,为什么……”小吴邪一脸痛苦。“小三爷,三爷说了,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逃不掉的。”潘子一脸认真。
“这就是我考试没及格,三叔差你来给我做饭的原因?!”
                  ――――潘子不会做饭的时候

“胖子,水管是不是坏了?我刚才接水洗脸的时候,水有一股味儿。”“……你用的是哪个盆?”“那个绿色的。”“……大潘啊,你怎么不早说那是你洗脸用的呢?胖爷我刚才用你接的水洗脚来着……”“艹!死胖子你!”“啊!大潘别打脸!别打脸!”

世纪难题:
小哥:鬼玺和吴邪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胖子:云彩和过命兄弟(最重要的)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吴邪:三叔和环叔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小花:秀秀(女朋友,黑花党认为是瞎子也可以)和霍老太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瞎子:存着治眼睛的钱的银行卡和治眼睛的医生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潘子:三爷和小三爷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吴三省:文锦和潘子同时掉水里上不来,先救谁?

潘子:干我们这一行的,没资格去祸害别人家黄花大闺女了。
      ――明明某种意义上已经祸害不少了QAQ

胖子在唱歌🎤
花:唱的是什么?
邪:二泉映月?
潘:明明是霸王别姬,小三爷。
胖:“……(我要不要说我唱的是一剪梅?)”

“这个墓,凶的很。”胖子故弄玄虚。“还是得用我们北派的道具。”
“这个,####(原谅我真的不会写!)……最后是这个,茅台酒,最重要。”
“所以说要我们准备这么贵的茅台到底是干嘛的?”潘子听的不耐烦了。
“这都不知道?”胖子嘿嘿一笑,摆摆手,从包里翻出一包酒鬼花生来……
“艹!死胖子你他娘的玩我们!”众人忍不住齐齐爆粗口。潘子更是一脸暴怒,狠狠地赏了胖子一脚。
那茅台可是三爷从他工资里扣的!

胖子:我从来不穿地摊货。
潘子:那是因为地摊货的均码你穿不下。
胖子:我从来不吃小摊贩的垃圾食品。
潘子:那是因为小摊贩食品的量你吃不饱。
胖子:我基本不住几十块一晚的小旅馆。
潘子:那是因为那么小的单人床你躺不下。
胖子:……

倒斗住旅馆中。
胖子不知怎么想的,一直趁着吴三省不在,来潘子的房间骚扰。
潘子终于忍不住了,在有人敲门时,一脚踹开门,怒吼:“我操你大爷能不能别过来烦我了你有完没完啊!!”
然后,潘子看见门外一脸呆的三省后冷汗刷刷的就下来了,气氛蜜汁尴尬……
“那什么,三爷,我还以为是胖子呢,那啥,我不是故意的。。。”
后来,听说潘子回去后第一天就起不来去盘口了……

段改)
喂喂,这里吴邪,现在由我在堂口三叔的电脑上播报我三叔和潘子的“基.情”。
呃?你问我不怕三叔打我吗?哼哼这可是他的堂口,我可是他下一代接班人,他怎么着也要在外人前面给我点面子难道他还能把我的头按在键盘上吗azhsidndoahgzkxidr

“三爷,你睡吧,潘子守着呢。”
中元节的深夜,潘子干了一杯高粱酒,对缓缓闭上眼的吴三省说。
“明天下斗,我定闹铃了……”

段子~
“潘子,你今天走路的姿势不太对啊?”
“……”
“嗐,你懂什么,潘子昨天和三爷整理装备到大半夜呢,当然累了。昨天我后半夜还听见有声音呢。是吧,潘子?”
“……呃…是…没错……”

小哥过生日,吴邪给他打了一条藏蓝色的围巾。
花爷过生日,瞎子给他打了一件黑粉相间的毛衫。
三爷过生日,潘子给他打了一顶保暖御寒的毛线帽。
“潘子你过来。”“?”“就算我说过喜欢绿色,你也不能……”“……”

校园篇,微潘三

除了第七个都是隐潘三&三潘
校园篇来了~
1.
“潘子潘子,饭卡借我下。”
“嗯,拿吧。”
五分钟后。
吴三省把饭卡拍在潘子面前,
“卡里没钱你借我干啥?!玩我呢?!”
“可是三哥你也没说是……没事,没事。”
2.
小测完了。
“三哥,物理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
“数学呢?”
“没及格。”
“化学呢?”
“惨不忍睹。”
“英语呢?”
“别提了……”
“生物呢?这个总不会……”
话还没说完,就被吴三省抓住了手腕,
“闭嘴!再提成绩,小心我把你从上铺拽下去!”
3.“这个,就是能让人忘记事情的药?”
“嗯。”
“不会有副作用吧?”
“不会。”
“那就好。”
――张家秘制药方
潘子,你要惨了。吴三省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当晚。
“三哥,明天谁做值日?”
“你。”
“哦。我做完了就该轮到你了啊。”
“嗯,知道。”
第二天做完值日,
“三哥,明天谁做值日?”
“你。”
“哦。我做完了就该轮到你了啊。”
“嗯,知道。”
第三天做完值日,
“三哥,明天谁做值日?”
“你。”
“哦。我做完了就该轮到你了啊。”
“嗯,知道。”
无限循环……
4.“啧,以后别使唤我去帮你买泡面。只有温水了,凑合吧。”
“别呀三哥,我这不上回陪你打篮球摔着腿了么!就这几天,就这几天。”
“赶紧接着吃你的。”“哎好咧。”
没想到啊没想到,潘子手一滑,泡面从上铺掉了下来,正中――
“……嘿嘿…那啥,三哥,这假发,挺适合你……欸欸欸别!疼!三哥,三爷!爷!祖宗!”
5.刚开学分班分宿舍不久。
“吴三省你和潘子是好哥们吧?”“是啊,从小一起混,一起打过架吃过饭睡过觉,他还帮我顶过包呢。”
“不不。怪不得,你俩有时一起打呼噜都是二重奏。”
6.
“潘子,我晚点去,老师如果点名,帮我答个到,啊。”
“这样不好吧,三哥。”潘子看着因为起晚了快节奏洗洗刷刷吸溜面条儿的吴三省,为难的说。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快走吧你,晚了!”
课堂上。
“xx!”“到!”“xxx”“到!”“潘子!”“到!”“吴三省!”“到!”
老师透过高度数的眼镜片儿瞅着潘子,潘子一激灵,“…到…到……到不了了……”
7.(cp)
下晚自习打水路过黑漆漆的操场。
吴三省偷摸摸的牵了潘子的手。
潘子偷摸摸的亲了吴三省的嘴。
8.
“潘子,今天怎么带了帽子?诶诶你剃光头了?怎么回事?”吴邪惊讶。
“昨天,我说头发长了要去剪,然后你表哥,就是三哥,心血来潮要给我剪。结果上来就把两边刮了,说赶时尚。无所谓吧。后来不小心剪多了,什么似的,我除了说‘剃光吧’,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咳我没有笑得太大声233333……”
校园篇
9.
“三哥,语文考的怎么样?”“……”“不应该啊,你语文不是挺好的?怎么连木兰词都背错了?”“咳,我记忆力好你知道的,昨天晚上听了一遍《自挂东南枝》,就……”“……”

10.
宿舍里集资买了个望远镜。潘子想用它盯远处老师,三省想用它看风景,吴邪这个文艺青年想用它看星星――虽然没什么卵用,小哥想用它望天,小花想用它看老师的手机屏,至于瞎子和胖子嘛……
“快!快!快把望远镜给我!对面女生宿舍的小天使要换衣服了!快!”
“别介呀,胖爷我还想用它看云彩呢!明天,明天是你的,咱俩一人一天,好不好?”
届时女生宿舍。
“拉上窗帘!不知道男生在偷看吗?”